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rackback--  commen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天空

9.29

trackback0  comment5
阡桑是现在我们所有的人中挝得最充实的。= =,新生,fresher,等等,多么美好的名词啊。
去医院打预防针,医生边打针的同时边用小指头挠我的皮肤,分散我对针的注意力。啊,啊,多么好的医生。

昨天有一段很萌的对话啊,多么的想发上来吸引大家的眼球,但是,考虑诸多因素后,放弃此念头。

最近累积任务如下:
一篇论文没写
一篇论文没改
一篇论文没写提纲
一篇论文没题目

= = 我晚上摔坏了同寝室女孩的盆,但是之前我不在的时候她也摔了我的,我们俩扯平了,十月我们得一起去买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天空

the daughter of time

trackback0  comment1
the truth is the daughter of time.

是一句英国古老的谚语。也是一本小说的灵感来源,也是美剧cold case 的最佳诠释。
多少年过去了,也许当时我们不愿意说的事情,现在我们想说了。因为观念改变了,环境不再阻挡我们了,又或者是我们内疚了。

父亲在电话里是这么说的--你要适应这个社会。大笑中,他受不了了,就,可能是很生气的,挂掉了电话。因为这个话题是关于我是否应带耳环。

历史上可能有着这样的事件,一个事实被扭曲,知情的人都闭上了嘴,在他们有生之年,没有人来询问过他们,他们也没有留下片言。在若干年后,我们当着真相来学习,膜拜或憎恨着某些人。

我回校前去见过我姐姐,她指着我耳环说好看,我担心姑爹是否接受得了,她说:“他眼睛不好,不会看得到的。”我想我姑爹是看到了的,只是这几年老顽固的脾气也有改变。

楼下的杨奶奶见我开心得很,她女儿长年在新加坡,她问的问题得当,提的建议贴心,最后还捏我一下鼻子,说我鬼精灵。

母亲的担心现在肯定已经爆发到了极致,她最近所有的电话末尾都是关于一件事的,逼得我现在很想拿着数码相机到校园内拍一个人像大集合让她震惊,然后她铁定不会再说何了。

我只是怕就这样一辈子了。

所以后来我遇见你的时候,我都没说些什么,因为我知道你会对我嗤之以鼻,你太了解我了,是吧,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知道我喜欢的是什么,虽然你口中总说你不明白。

阡,你很努力,所以好像我也要努力了,明冬在我有假的时候千万不要回来啊。千千万万。逼君王也去吧。逼她给我们做饭。==
category天空

[荐剧] eureka

trackback0  comment2
eureka.今年美剧新番。在看到第七集后,我相信这是部恶搞科学的剧。
一个小镇上,集齐了世界上最聪 明的科学家,做着各种各样的研究。相信我,科学家们的情商等于零。于是我们需要一个不那么陪明但是却懂得处理乱七八遭奇怪的事情的警官。倒霉的卡特在一次迷路后被调到了这个镇,开始了他的治安官生涯。
场景一:四个人盗取卫星线路偷看一部电影。因音量太大,导致邻居投诉。去调解的警官没有提出任何建议,坐下来同那帮人看完电影后,散场回家。问题在那条卫星线路是用于神经性实验的。结果看电影的五个人接受了心理暗示,认为外星人入侵地球,于是,顺手绑架了国会议员,强烈的想解剖他。。。。。
场景二:出于无聊,绝对是的。某两个无聊的研究人员打开了冷战时期制造的死亡武器。然后关不掉了= =.侥幸那位设计者没有死掉,只是完全丧失记忆。卡特的主意就是举行一个假的诺贝尔颁奖典礼唤起此人记忆。全息影像制造一个场景还是很容易的,他再抢了别人的诺贝尔证书,就达成了这个愿望。。。。。其实恢复与不恢复没什么区别,这帮人之前乱剪了条线,所以= =还是启动了.
场景三:卡特的女儿是个问题儿童。新换了男友后,他父亲疑问是你确定这不是又一个疯子年青科学家?他居然对了。

真的很恶劣。科学在这里面不值一钱,全部被糟蹋了。

...Open more

category未分類

9.24

trackback0  comment4
XH:嗯,您那一年的啊
YY:81= =
XH:思考状,那么今年25了,面临着谈婚论嫁了
YY:你似乎不能对这个问题做评价吧
。。。。
XH:点头,你父母是应该很绝望了。
。。。。
YY:你再不去睡觉,明天起来会有眼圈的
XH:嗯,我去睡了。

XH,你欠我两顿饭,就为了这么一段对话。

晚上我听船歌,荡气回肠,一个女子站在船 尾顺江而下,竹篙轻轻一点,歌声悠远流长。死活觉得这歌其实是想说明这么一个意境。
跑去逛街,朋友说你风格都变了,我无奈点头说是。抱了两双秋鞋回来,心满意足,很高的与很可爱的,啊啊,物质生活永远会比精神生活更为丰富。
163突然废掉漫画,大批量狂下。我们荐漫荐漫。
category未分類

9.23

trackback0  comment2
坐在屋子里,各种各样的消息源源不断而来,二年前进这个学校时签了份定向合同,权宜之计,母亲一直很担心这份合同会束缚人。那里知道只需要另一张纸就可以宣告上一张纸无效。简单的让人不敢相信。都不用付违约金。笑倒。我这种半吊子的学生学出来人家怕是也不接收的,我心里很肯定的说。

YY:我要写一个论文。题目是这样的:XXXXXX。你有思路没?

ZL:啊,好大的一个论题哦,这怎么可能写得出来?
XY:去网上搜一篇来抄吧。
ZL:你还不快去,还在这里问什么。

世间人情冷暖,可见一般。= =
category天空

意想不到的终结

trackback0  comment2
学生时代宣告结束。
这是现实。
研究生三年级,没有一门课程安排,没有任何一科考试,学生所要做的就是完成一份三万字的毕业论文。其它的,如何给自己签份工作是更更要的。当一切都变得功利,目标性后,便是学生时代的完全终结。
本期待自己还可以再享受一年的学生身份。可惜在大环境已经改变的前提下,个人的这种想法貌似消极并自私。
面前的所有道路都可以前行,却不知道那一条路会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嗯,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十字路口?

话说十字路口的预言是这样的:对某件事情徘徊不定时,请询问十字路口上你遇见的第一个人,请他或她帮你做出决断。请不要挑选人流来往之地,也请不要挑选无人之道,啊,去吧,神在等待着你。

连学生都做不成了。
category天空

do it

trackback0  comment2
惧怕丧失天真的情绪里惶惶渡过了一日。说不出来的惊恐感。
找不到发泄出口的瞬间决定发脾气。突然间发现找不到人来当这个出口。小心翼翼的步回学校,新鞋也无法摆平情绪。是的,我买来就是为了穿的。
do what i do, feel what i feel. la la la ,la la la
缎带绕在脚上,再加上浅浅的鞋口,新鞋上脚后像舞鞋。
决定去找点让人高兴的事做。
category未分類

一起去学习

trackback0  comment4
再次的,嗯,我买了一双鞋,豹纹的。再看看全身的妆束。已经完全不指望再回去蕾丝荷叶边的时代了。再怎样期待,再怎样渴昐,都似乎是很难的事情。虽然我对那鞋非常的满意。真的,说不出来的俏。
走得腿要断掉的回来,与一起逛街的女孩一同只剩下噫语的力气,双双趴在床上,气愤本来要去的那家店老板没开门,当季新款颜色沉旧没有生气,以及学校不合时宜的广播。
好友电话与我商量长假如何做,说到这个我就来气,而且是非常的生气。都不想说人了。我跟她很有意思,每一次人生的重大转折点都会遇到一起,也就是说一起倒霉,一起茫然,一起不知所措。哭笑不得,就没有一起好过的日子。托她的福,我要每日报告学习情况:

昨晚睡前看了一课,发现几乎全部忘掉。这样说的话,你会明白我们是并肩站在起跑线上的。

从头再来嘛,没有多难的。
category未分類

遗忘的东西

trackback0  comment4
下雨,这个城市有些时候天气会如同家那边般。雨丝一点点的下来,打把伞在街上听鞋跟的声音。本想找双十厘米的鞋,却看见很多平跟鞋可爱。其实是去买牛仔裤。十年不遇的奇迹,因为我全扔掉了在某个机场。
一口气买了三条,送去裁缝店改裤长,老裁缝和蔼可亲,手艺出色,遇见很多人,我都已不记得。可大家都记得我,我哭死。

有一点迷茫,嗯,回来是认为学校可能会有事情比较难以处理,结果政策之下,我什么都不需要做。突然一夜间变得时间大把。但是我又发现同学们都很忙,是否都很有目标的忙碌,似乎也值得考虑。
人生呢,陷入混乱中。

梦想是什么,我们都忘记了吧
category天空

啊,回来了

trackback0  comment3
回来的时候看着大大小小的东西摸不清楚什么东西在那里,索性一口气把那些东西全部塞入柜子,箱子,眼不为见心不烦。
事实是,很多事情呀,全部都不想做呀。
这个城市为什么在一年内改了那么多东西,道路不方便我们进出了,好远啊,走正门。还有,还有,只能对着食堂,否则就走20分钟道路吧
= =
饭卡还过期了。

还是不想做任何事情
category天空

生病

trackback0  comment6
重感冒被母亲拖去吊针。
回来后被她拖去做了两次检查,一次从到尾,除了低血糖没什么发现,第二次她盯上了眼睛,结果结膜炎,三瓶药水,我一天倒晚都惦记着那药水。
然后便是感冒,其实是那天清早被她拖去医院检查眼睛时加重的,回来帮她找了一天的钥匙,结果是她掉落在头晚上打麻将的那户人家。
结果第二天又是清早被拖去吊针。
下午我回家时想起没有饭局了,但家里又没有饭菜,我不想做了,也不想一个人吃,就开始打电话约人出来吃饭。
啊,大家都工作了,就只有我这么一个闲人,而且大多数听我电话都如同见了鬼般,啊,姐姐,你终于出现了啊,你失踪好几年了啊。恩恩,是的,晚上有空没,出来吃饭吧。结果只有一个哥哥好人,说,你等我到你楼下时叫你吧。
都忙呢,就我闲。医生哥哥也说我巧,再晚个十分钟,他回家了必然就不会再出来了。
好好,有饭吃就可以了,我那里还计较这些。那怕是看到那个时候青涩的你现在已经成长得知道朝九晚五。
嗓子暴不舒服
我十六号回学校,啊,那个城市,我已经读了好几年的,都快是半个家乡,却依然没有什么亲切感。除了我在家里逛商场找不到要买的东西的地点时我会想一小下它外。
估计到时感冒还不会好。
category天空

trackback0  comment5
母亲在入睡前,我立在卧房门口喋喋不休。她语重心长的说:“女儿啊,我可受不得什么刺激。”我前俯后仰,关了房门,说:“你放心吧,这日子还很长。”
当我嘴里哼着猫叫拌小鼠鼠状从厨房里兔子跳出来的时候,我见到她呆立在客厅里,手里拿着扫帚,脸色低沉。我很理解她所谓的刺激,不仅仅指我坐在沙发上,面不改色的大谈如果老公暴力攻击老婆的话,老婆可以运用一点小小的技巧,让整场事件变成正当防卫,最后永久性的摆脱这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老公。她所说的刺激还包括我的一些永远的不知所谓的大量言语和动作。
可是,天知道,我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有多萌。虽然我明了,这个样子很难让大家想象,可是,可是,天啊,阡,你一定可以证明我会让这种奇怪的动作变得很萌的。

前天我见了我表妹,对着她我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我长久以来的疑问。你认为我很日本化么?我表妹懒得理我。这是一个住在欧洲的朋友每次对我不爽时便会提出来的问题。然,另一个,住在日本的朋友每次对我不爽时提出的问题是----你很欧洲化。
有的时候是会想这样的自己已经产生文化错乱感了,在使用某些字眼的时候,比如那个萌字。

现在很明白母亲每天的刺激是从那里来的。不过,过不了几日我就回学校了,各种东西仍然以很奇怪的速度疯狂的坏着。以上

小C,你没有发现前两天恨的人中有你么??你们去看某一家子的事件暴露了啊 = =,我还拖上了某爷爷一起“恨”你们。
category天空

once yesterday

trackback0  comment4
我恨你们两个。
本来是来写一些高兴的事的。但是我收到了一条消息。然后却因为“时差”问题找不到当事人来对质。所以就决定“恨”你们。
------------------------

认识一个人久后,会熟识她一些习惯,再久后,自己也会染上那些习气。晚饭后,我下楼做一个人的散步。家的对面是公园。诺大的一个园子里找不到秋千,我怏怏的走了出来。看见了公园隔壁的中学。
她有回到过去居住的地方看看的习惯。
我常在一边装着老成的盯着她回想一年前的今天发生了什么,或是幻想回到初中的时候,或是更多的期望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发生。比如时光倒流。
等她发完这类似的痴呆后,说,我们要向前看。
我还是走了进去。隔壁的中学,我住过好几年。离我家只有100米,我却两年未入。隔壁的中学是我的初中。里面藏着我的14岁。

踏进去的第一步,就觉得不一样。过去的水泥操场现在已经改建成运动跑道。高跟鞋踩在上面,触感是软绵绵的。校园里多了好几栋识不得的高楼,只有右手边的矮楼我认识。爬上阶梯,找不到当年的走廊和当年的教室。再下来还是洞洞的操场。幻想上课铃响,当年的我们嬉笑从我身边越过,险些推倒我。

再一次站在那栋楼前,再一次抬头看着那些窗子,再一次渴盼14的自己举着扫帚对我喊叫:“今天我值日,会晚点回去。”,再一次想象你们都在我的背后偷笑。

走出那个院子的时候,我心里很满足,只要那个女孩还会在那扇窗前大叫大嚷,我就会很满意,非常满意。那个我真实存在着。仍然存在着,不知道在哪个时间的夹缝里。
-----------------

阡,你想失去我的联系我都不会让你失去的。想要我家电话么,想要我的手机么,想要我老爸的笔墨么(我的见不得人),想要我的声音么,我都会给你的,一件件的都给你。
category天空

做只胆子不小的猫

trackback0  comment4
明明都已经不是少女的年纪,还用着这么粉红的界面;明明都已经留着不太可爱的头发,仍然穿着粉红的洋装;明明都已经习惯不了手链,却戴着粉红色的珠饰。
手指有一搭没有一搭的敲着键盘,是离人太近了,还是离人太远?

书柜门还是打开的,书仍是扔得遍地都是,夜里睡不着的时候,看完了一整本我是猫,想念朋友家里那只胆小可怜的白猫。你说,我要是就这样到你家中,敲开门,对他们说,啊,我想它了,我过来看看它。你说,他们会如何表情?

我倒是能猜出那猫儿的神情,它铁定惶惶跑得飞快。
愿下辈子做只猫。不做朋友家那只胆小的猫,但,把它样儿借我投胎罢。

---------------
答:为何换此网站?它很快,唯一一个无论国内国外速度都很快的站点。。很漂亮,一千多个模版啊。。。方便,至少对我来说。。。呀,最重要的是君王大人的推荐。。。还有,没人推荐其他的。。。
为何还不回学校?我10月8日才开学,我若拖到那个时候回去,估计有两人会哭的。。因为,不在学校的我是绝对不会做正事的。
category天空

消失

trackback0  comment7
若日日都如同这般过,我会急速衰老的。
母亲说我们家三人都已经习惯了孤独,这可怎么是好。我摇着扇子,笑说,您老是最后一个发现这真理的。
半夜里又醒来无法入睡。溜下床打开音响,小声的听音乐。我翻出来北野武的电影原声碟,迷恋那个少年骑着单车穿越街道的画面。音乐的结尾,巨大的枪声在回响。人心好暗。
我想消失两日了。
category天空

十年

trackback0  comment2
大概是三天前初中四个女孩聚在一起。小青说,感情已经十年。我回想高中时,路上常遇到他们两个,男孩子推着自行车,跟她一起慢悠悠的走向学校或是走回家。她看见我,便叫着我的外号奔跑过来,剩下那个男孩子一人站在那里。然后我们再走过去,她跟我介绍,这是她师傅。
现在这么些年,我也只记得那个男孩子推着自行车的样子,以及她说师傅时的样子。
半夜里想起我们跟她一起感慨十年,仿佛是很长的日子,辗转后,手指尖仍是触不到游离的光点。睡不着起来看双城记。看得几页,对着罗马数字算了半天也没算清是路易十六还是十八。

清早,睡眼惺忪的爬起来,喝着酸奶,盘算中午吃什么。无聊也无聊惯了,昨晚8点十分对着电视,正痛苦这夜晚怎么熬,结果是煮咖啡和母亲共享。她居然品得出咖啡里的RUM酒味= =,那的确是加了RUM的咖啡,我怎么吃不出来。

啊,其实我是想说希腊队居然在男篮世界锦标赛上干掉了美国,希腊队好强悍。
category天空

时差

trackback0  comment3
我一定生活在一个有着特殊时间的国家,因为我遇不见你们任何人。我们都有着不一样的时差。或者,我们生活在一个平行的世界,你我擦肩而过,你只闻得到我的香味,却找不见我的影子。我每日都出现处理大量的信息,可是我却找不见你们任何一个人。
我们都过着怎样的日子?

抖抖身上的尘埃,我与母亲说我要控制饮食。她不信我。五分钟前我才念过家里没有零食。啊,吵架,昨晚第二场后已经烟消云散。听着她念叨以前怎样怎样,想起人常说老年人爱说过去,年轻人好说将来,便不再开口了。想想二年前,记忆模糊不知,呵,这样好,不提我怎样在珠海的公交车上昏昏欲睡,只说:恩,恩,那情人大道好漂亮。

姐姐,你确定你下车走过那道,大怒,要你管。
category天空

吵架

trackback0  comment6
跟母亲吵架,是的。两个女人不能在一起超过48小时。我说一件事情。她不停的质疑,我说我没有这么做,她还在反问。最后我发了脾气。她却说我和你父亲已经知道不是你了。好吧,我很情绪化。三天前,他们就为这事找我岔子,我说我才回来我不知道,他们非说我知道。我发了狠,两人才没有说什么。好了,好了,今天你们都知道真相,偏偏不跟我说,存心看我笑话是不是?道歉也没有一句,活该我欠着你们的。
问母亲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母亲说,我们忘了。我反问,你刚才质疑我又是怎么回事?她说,你那天又不在家。我说,你故意的吧。我砸了门。非常生气。
母亲也应该很生气,她反正有本事把任何事情都说成是别人的错。
很少把自己气成这样。三天前,我都懒得跟他们说什么,淡淡的自己去看凉宫,今日,天气太热了罢。

LV 的 CHERRY BLOSSOM 这名字和这设计,大赞。第一次有购买它家包包的欲望,阡,努力赚钱,你是我的代购员呀。
New «‡Top‡» Ol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