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rackback--  commen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天空

day and night (three)

trackback0  comment3
day three

hello,dear friends.
你们果然是有了MSN的就不理会我的FC2了。这是其一,其二,我昨天无聊,手痒,心一念就把office2003删掉了,写好的文档总之是打不开,也懒得再装上。同学坐在电脑前不断的夸帮她装电脑的男生人有多好,有多细心,重装了电脑后还根据她的需要整理了文件夹,留下了备份的软件包。我心里想,夸嘛,你就这样夸吧。一个男生,皮肤白也算了,腰比我细也就忍了,饭比我做得好也就当我看见了。可是,那丫头的电脑一向都是我帮她搞定的呀。唉,叹气,明明我最乖的。

night three

啊啊,某人让我还键盘给她。。。。。。。不还就是不还。她有用的,坚决不还。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未分類

day and night (two)

trackback0  comment0
Day two

那个,我居然犯了论文答辩时的态度问题。嗯 ,就是的,所有认识我的人都以为我怎么会这么不冷静呢。事实是紧张加激动,我很么有点伟大的在答辩时和老师进行了一下争辩。结果,吓惨了观看我答辩的所有同学,以及答辩记录人员。我没什么反应,当时只顾着阐述自己 观点了,然后,我接到了同学废尽心机递来的询息--叫我我听不到,在我后面急得不得了,于是只能借口移动我身边的椅子靠近我小声说了一句,注意一下态度。
于是,我醒悟了。调整了一下情绪,降低了语调,软化了态度。
回答完毕,等待老师评议时,我接受了同学的。。。。。。。。。。。愤怒的。。。。。。。。。。。批评。以及其他人无言的眼光。然后我开始后怕了。
论文观点是有点偏激,上场前我就做好准备了,结果,啊啊,没有说服老师真是我的失败。当然,本人某方面的基础知识确实也是有点模糊或者说是差。但是啊啊,我态度不敢再坚持了。听老师最后评议,结果没有出来前,我的心里一直在说四比一,四比一。结果是好的,顺利的,以及圆满的。五比零PASS。我心里相当过意不去的跟老师们说了对不起。确实很过意不去。
其实,我也吓惨了,到现在为止没有感觉到PASS的一点喜悦。原因是死里逃生后的趋于平淡。

Night two

今天呢,是我们班的毕业宴会,同时也是一班的毕业宴会。我的大部份同门是在一班,可怜我们寝室的唯一一个一班的女生考虑到我那场混乱的答辩,探了一下我同门的口风。答案是,嗯,我的导师已经知道我答辩时的态度问题了。非常生气。说,我怎么能这样呢。
啊,其实我也打电话跟我爸说了我答辩时很激动了,我爸当时就说,你去争辩了吧,一个答辩,你争论什么?我说我激动过头,手舞足蹈,在老师眼里就是不尊重了。
总之,坏学生的典范了。
其实,答辩的几个老师我到都很喜欢,从过程中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只是啊,啊,导师同门宴会还没有举行,我要怎么去面对我导师。我怕死他了啊啊啊。
category天空

啊,为什么这个更新,老是乱码呢

trackback0  comment0
嗯,问题就是这样的,这个更新全部都是乱码呢,或者部分乱码,所以我打算接下来的工作是,应该是,MSN上和FC2上更新同步进行,但是更新是一致的,大家看那个方便就去看那个吧。
但是不排除神经发作,FC2上的更新会更私密。
因为,那个,这个看的人更少吧。
category天空

day and night (one)

trackback0  comment4
Day one

很多天的消失。偶尔因为什么事情不小心的出现在MSN上,就有人问,亲爱的,你去了那里。我的答案是,我在享受最后的发呆的时刻。需要写下的东西很多很多,在连续的不更新,不打理一条思绪,不写下任何一个中文字的这二十来天里,我所做的全部的事情只有一个,发呆。绝对的从每天早上起来,打开电脑,盯着屏幕看两集电视剧。中午时点两个小菜,就着CSI吃完它,再发呆一个小时,喝完咖啡就悠到床上小睡两个时辰,然后就是下午。就这样渡过一整晚上的发呆时间后,洗个澡盘着头发做个面膜睡觉。
很好的所谓“家里蹲”的日子,不思进取呢。
想的是很好的日子,我们在这里渡过了很久,终于要从橙色转变为红色,有段岁月将要彻底的消失。今后,我站出来对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将对我以另外一种色彩来予以评判。这个世界,然而,我对它,还是想着愉快的行走其间。应该说的是我们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而不是它来改造我们什么。

Night one

这是和父母对话中最最讨厌的一段。或者说只限于和母亲。或者说父亲心里还留存着仅有的一点点理想和浪漫。
跟任何一个子女到了上海,或者是任何一个上海前辈说的话,给的“忠告”一样,她说:到了上海,找个不错的男的,然后诸如此类,等等等等。通常之后还有个安慰,嗯 ,以你的条件不会找不到的。问题是,你们自以为的生活经验,生活逻辑是否适合于我。这等“忠告”听起来有如嘲讽。晚间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说几年后我会考虑离开上海,或换个工作。第二日就听见母亲急冲冲的说:啊呀,你不能的,我的那些同事们都说这个工作好,这个城市好。但就如爱情一样,我不会将自己的工作喜好建立在别人的评价之上。人人眼中的好与愉快亦不属于我自己。对天赌咒发过誓,终身只会做一件对不起自己的事情。这事我还得留到二十岁无人娶时嫁到美国时用,所以,注定母亲最后是会失望的。
她一辈子在父亲的呵护下幸福有所终,没来由的要让我去依他人言而过日子。

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才是真正的磨合。两代价值观生活观的磨合,今天母亲居然被两头骂了,老爸说你老妈就那个样子,你就认了吧。

New «‡Top‡» Ol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